浅 议 国 画 题 款
(2010-3-31 10:53:57)

    中国画是融诗、书、画、印为一体的综合艺术。题款在画面中占有特殊的重要地位。好的题款,不但可以完善构图,使画面的艺术性更加完美,而且可以阐发主题,补画之不足,并能深化意境,增添情趣,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,使整幅作品更加神采焕发。反之,题款处理得不好,则会损害画面,甚至使整幅画归于失败。因此,提高题款的艺术效果,应当引起重视和认真加以研究。现就两年来在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国画大专班的学习所得谈点管见。
      好的题款,我认为应当符合以下三个方面的要求。
      一、文字精粹,内蕴深刻
      题款的文字内容,是作者美学意蕴的主要所在,必须切贴画面所表现的主题,做到诗情画意互相映发,相得益彰。画款的文句要精粹而意味隽永,耐人寻味。因此,一般以题写诗词为好。因为诗词的文字凝炼、含蓄,富于意趣,最适宜配合画面,深化意境。如使用散文句法,也宜精炼和讲究文采。切忌文句不通,辞不达意,或半文半白,生造词汇,令人不知所云。也可只署标题,但同样必须精炼和富含韵味,就好象“诗之眼”,虽然只有一两个字,却令人觉得其味无穷。如果引用他人诗句,亦须准确、贴切,避免出现错字、张冠李戴、误解文义等常识性错误。
      在画上题诗可以有两种形式。一种是以诗句作为绘画题材,但是这种形式如果处理得不好,容易流入图解一途。另一种则是由自己作诗。作者在构思画面的过程中,同时考虑诗,以便“画之不足,题以发之”(方薰《山静居画论》)。这样,一经落墨,诗便是画的不可分割的部分,从而达到诗情画意浑然一体。要做到这一步,必须有深厚的古典文学修养。如果不谙诗法,所作的“诗”,或诗意俚俗,或文字不通,或平仄格律舛误,题到画上,只能俗气袭人,毫无美感和意趣可言,不如不题。对于画面已经很完满的,则可以只题穷款。石涛说:“画到无声何敢题”,如要硬题,就是画蛇添足了。
     二、笔墨精妙,交相辉映
     在画上题款,书法是款与画结合的载体。题款的艺术效果,不仅有赖于款的内容,还有赖于笔墨,特别是书法。在历代国画大师中,凡是题款艺术高超的,不但文笔佳,而且书法精妙,单看题款,就是很好的艺术享受。王伯敏《中国绘画史》说:“中国画题款的发展,与书法的发展极为密切。中国书法,具有它的形式美,乃是‘无色而具有图画之灿烂,无声而有音乐之和谐’。一幅好画,加上好款,便是锦上添花,所以题款佳者,向有‘一字抵千花’之誉。”可见画款书法对丰富画面形式美的重要作用。正因为如此,题款对笔墨的要求是很高的。首先是书法要精。不但笔法、结体、行气、章法要符合书法美的要求,而且要力求做到真、草、隶、篆各体俱工。这样才能够变通自如,适应各种不同画面的要求。除了书法要好之外,款字的字体、大小和书写风格也必须与画面的笔墨情趣、意境和装饰效果协调一致。如写意画的题款多用行、草,以增强写意韵味;工笔画题款宜用真、篆,以增强画面的形式美,突出工整画风,景物雄伟的,款字不能纤弱;画面工细的,款字不宜粗壮。赵孟頫、文征明画竹,笔法稳实,其款书亦工稳端庄。陈淳、徐渭擅行草,其墨竹用笔跌宕潇洒。石涛工隶书,画竹的笔法亦舒展飘逸带隶意。金农用笔方拙,其画与书亦笔性相通。郑板桥是兰竹大师,其书法熔行草篆隶于一炉,与所画兰竹浑然一体,交相辉映。这些大师题款的书法风格各不相同,或工丽、或古拙、或奇逸、或狂放,但无一不与画风相合,融为一体。其次,是善于用墨。一般画幅,只要题款的位置得当,字句贴切,字形和书写风格与画面搭配得当,干湿得体,题款使用浓墨或重墨就可以了,不需要考虑墨色的变化。但对一些画幅,为了表现其中某种意境,或因配合色彩,则应当进行墨色浓淡的处理。如雨景、雾景,画款用淡墨题写,可以加强画面空濛、迷离的意境,使整体更为和谐。画幅色彩偏淡的,款字施以重墨,可以使画面更加沉着、稳重、提神,从而获得色、墨强烈对比的艺术效果。反之,色彩已经十分浓重、饱满,款字墨色就要略为清淡。总之,款字或浓或淡,要根据画境需要,或同画面浓淡一致,用以烘托意境;或者浓淡相反,形成对比,以起提神作用。
      三布局得当,浑然天成
      明沈颢说:“一幅中有天然侯款处,失之则伤局。”可见,题款的位置及其布局,是受画面构图的内在规律制约的,是画幅整体布局的组成部分,要符合画面构图的总体要求。题款位置及布局的处理方法主要有:
     (一)补空。借题款“补充空虚,使画面平衡”(《潘天寿画集》)是常见的一种形式。“空”指空白和淡墨(彩)勾画的“虚象”,画面的空处,常因分量不足而失衡,以款补之,可以使重心稳定。但补空绝不是使画款的分量与物象的分量等同,而是通过调整两者之间的距离去求得平衡。主体物象的分量越重,题款的位置就应越远;反之就越近。同时,要注意画款与物象间气势的连贯和彼此承接,不可使题款孤立。
      (二)依形顺势。题款要与物象的势态、画幅的形状互相协调,要“依形顺势”。所谓依形,就是题款要随画幅及画面物象的形而变化,如团扇、折扇的题款,其款字应顺其外形题写,或横列,或依圆就圆。竖的物象,款字宜竖不宜横。所谓顺势,就是注意字行与主体物象气势的衔接与呼应。如参天大树,款字题在树侧偏下位置,可以烘托大树“参天”之势,使款与画有浑然一体之感。
     (三)穿插联结。画面物象众多,显得分散,又难以用其他物象加以连结,可将款字安排在物象间的空隙处,使之与画连成一片,相互间穿插有情,难分彼此,上面增强画面的整体感和疏密变化。
     (四)拦边封角。中国画讲究气韵。“气”是气脉。气脉的趋向是决定画面意趣的重要因素。它是通过聚和散的艺术处理手法来表现的。靠题款拦边封角,是聚气的重要手段;拦封则气聚,反之则气散。导引气脉须有聚有散,聚散结合。未被拦封的边角常是气的疏散处,也是把画中意趣由画内引向画外,唤起联想的关键所在。拦边封角可以聚为主,也可聚散相兼,贵在自然和与立意相一致。这样才能获得“意气相生”、“聚气畅神”的艺术效果。
      以上所列是常见的几种题款方法。由于画面是变幻无穷,因此题款位置与布局也必然千变万化,即使是同一类题款方法,其位置和章法也有很多变化,不能也不应当固守某一种模式。只有依据画面进行具体分析和处理,才可能做到浑然天成,使题款成为画面中的点睛之笔。

 


 

日照未来美术学校
校长信箱:rizhaoweilai@163.com
老城区校区:日照北路115号(市中医院西临) 0633-8220555
实验小学校区:金阳路东港实验幼儿园对面 15306335150
泰安路校区:泰安路与北京路交汇处会展中心 0633-8780123
金海岸校区:威海路金海岸小学对面沿街楼南首 0633-8781018
石臼校区:黄海一路贵和海纳商城对面 0633-8780123